°鹊不会飞

皇后×璎珞 荔枝

岚山山澜:

荔枝



是夜,长春宫灯火初上,明黄的灯火透过琉璃灯瓦,透出几分温亮的暖色。


荔枝宴过后,皇后嘱咐晚上宫中无事之后,璎珞便要来书房随她习字读书。


今夜便是第一次,到了时候,却不见璎珞身影。


“尔晴,璎珞呢?”


皇后看了一下时辰,微微有些疑惑。而在桌旁侍候的尔晴抿嘴一笑,道:


“娘娘,那丫头说要准备一下。”


“哦?本宫这里纸墨笔砚俱全,璎珞她需要准备什么?”


“这……还请皇后娘娘一会儿亲自问她。”


尔晴调皮的卖了个关子,仿佛是两人提前商量了些什么,不肯告诉皇后。


皇后无法,笑着摇了摇头,便重新专注在了眼前的书本上。


不多时,璎珞便出现在了书案前,双手托着个檀木方盘,上面却拿了方红布盖着,红布下微微隆起,却不知是放了些什么。


“璎珞,怎的......这是?”


璎珞不答,尔晴在旁微微一笑,知道此处已经没了她的事,便悄悄退了下去。


“起来说话。”


这时璎珞才起身,小心的将托盘放在了桌上,撤去了红布。


那竟是几颗荔枝,不同于荔枝宴上被做成菜的熟果,确是新鲜带皮连枝的果实,红的诱人,看着便能猜到那极甜的滋味。


皇后惊讶了半晌,抬头正好看到那小丫头眼里亮晶晶的盯着她,似是极其盼她欢喜的一副期待模样。


“回娘娘的话,是荔枝,正是那日福建贡品的三日红。”


“可是…那日仅剩的一颗荔枝树,不是被高贵妃的雪球毁了吗?”


皇后轻轻摸着那几颗果子,荔枝表皮粗糙,却散发着一股独有果香,绝对做不了假。


小丫头抬眼笑了,如同月牙弯弯,满着甜丝儿的笑意。


“是,不瞒娘娘,确实是被那狗毁了大半去,可荔枝树高,顶端上尚有一些果实完好。所以奴婢回宫后便将这些果实保存了下来,放在阴凉通风处又催熟了几日,此时用来最好。”


“奴婢知道这荔枝最难得新鲜,皇后娘娘那日又那般欢喜,所以……”


所以她就费尽心思的存下了这些,又特意去御膳房向御厨讨教了荔枝如何催熟,何时最好吃等等琐细。


皇后静了半晌。


小丫头心里却没了底气,毁树的虽然不是她,她这些日子大胆的行动却可以说是诸多不妥,这次又擅作主张……


却听一阵衣服的摩挲声,似乎是皇后起了身,脚步还绕到了她身边。


抬头,就毫无防备的撞进了皇后温软如水的目光里。


“璎珞,谢谢你。”


一句话,小丫头却愣了住,不多时,眼圈儿开始微微地泛了红。


有多久,有多久。


她迎着这世间的种种不公,种种恶意,不得不以一种强硬的姿态去反抗,去斗争的日子,到底有多久了。


皇后,富察容音,这个人对她的温柔和善意,真是太过珍贵。


皇后却没想到眼前的人儿是这种反应,赶紧半蹲扶了她,笑着点了点这小丫头的鼻尖儿。


“真是小丫头,怎的就还要哭鼻子了,本宫又没有要罚你。”


“本宫是说,我很欢喜。”


璎珞这才笑了出来,反扶了皇后,缓步到桌边坐下。


“娘娘快尝尝,是甜也不甜?”


皇后笑着摇了摇头,这小丫头在外心思缜密,不管不顾一副狠劲。却好像只在她一个人面前,像个小孩儿一般,心急单纯。


想罢就捻了一颗在手心,细细的剥了壳,一剥开便是清香扑鼻。三月红果实饱满,白嫩细腻,看着就是极好的。


皇后满意,却知觉旁边儿的一道视线。小丫头紧紧的盯着她,一副盼着她吃下的模样,却不见她看那荔枝一眼。


“璎珞,可曾用过此物?”


“不曾,奴婢出身贫寒,见也是第一次呢”


小丫头回答的大方利落,却没有半点儿馋意和艳羡。


皇后唇边就又抿出了笑意,这小丫头。


“来,尝一尝”


小丫头傻了,赶紧摇头,


“这如何…这是给娘娘您的!”


“你呀”


小傻子。


皇后抬起空着的那只手,扶住了那小丫头乱晃的脑袋,另一只手温柔的将那荔枝送到了她唇边。


璎珞慌张的张了口,含了荔枝,带着软嫩的舌尖也轻轻的划过了皇后的指尖。


皇后指尖一酥,不着痕迹的收回了手,心下有些异样,却又不曾分明。


又去看那小丫头,腮帮子鼓鼓甚是可爱,便也笑笑,不做他想。


璎珞却无心考虑这许多,只因为口中的甜。


心中的甜。


太甜。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谈

傲寒404:

这是个情绪的宣泄口,也是我暂时停下更新开始扫文的原因。




我想请问一下,你真的“小”吗?


可能你从未意识到,对于一个普通的写手来说,你的反馈意味着什么。



  • 小红心=我读过了您的文,很喜欢,谢谢。


  • 小蓝手=我读过了您的文,喜欢,并且希望能推给更多的人看。


  • 评论=我读过了您的文,想说一些我对于您文章的看法或意见,或者,我只是想交流,想告诉您我有多么喜欢。虽然,可能我说的话非常简单。





但是我想,现在不少的读者应该是:



  • 小红心=就是……Mark啊……扫文标记,因为有时候我会忘记自己读到哪,所以留个痕迹,之后回去翻就比较方便了,一般情况下看完文我会再取消的,这……有什么问题吗?


  • 小蓝手=基本不点啊……新版APP里我也根本找不到这个键啊,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?


  • 评论=我真的只是小透明,虽然很喜欢,但也不知道怎么说啊,只能默默地仰慕太太啦QVQ太太不要见怪哦,么么几




不好意思,综上所述,让我们看看最后你留下了什么?


答案是:什么也没有。


你做的只是“我很爱您我真的很爱您啊我只是没有说QAQ”




好,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请问:你觉得自己算不算白食党呢?


“你说话真难听!”我猜有人要这么对我说了。


但这真有趣,你没有说,难道要写手去意淫吗?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吗?




好了,您看到这里,大可以谴责我的粗俗无礼,我本不是什么善良之人,尖酸刻薄蛮横无耻都是我的本性,但今天我并非要强X任何人,这句话这几天我已经说过很多很多次了,我不想实行道德绑架,说写手是多么不容易,产出是一个多么孤独的过程,既然有产出啦读者看过就要留下痕迹。不好意思,这是什么鬼逻辑?我拒绝,也不爱听。


请问:“我只是一个小透明”真的是成为白食党的理由吗?


我不作答,你觉得呢?




我生怕有人误会,所以决定解释一下白食党到底在我心里是什么意思。白食党=喜欢某文,但只选择扫过,什么都不做的一群读者。他们没有点红心,没有蓝手,没有评论,没有关注,没有表白。我的意思是,以上的任何一条都没有,只是静静地扫了文,走了。


所以现在,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?


如果是因为写手写的不好,没人看,没人响应,最后写手退出了,这一点也不让我觉得可惜。难道写的不好我们还要供着养着吗?凭什么?读者是不是欠写手的?有吗?


但,如果不是呢?




我希望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认真的和你们谈这些事情。


我本不愿意拿到台面上来讲,会显得我格外玻璃心,而玻璃心该死,不碎不痛快,这个我懂。但我并非在为自己喊冤,我本无意强X任何人。


我明白圈冷和圈热的区别,也知道形势永远比人强,借用林朵太太的一句话“若圈冷水深,高山也给淹没成深海暗礁;若圈热水浅,低丘也能托起做平地险峰。”但我想大家都知道,我今天所谈的,和这并不是同一件事。


最后,给大家留一个附加题,也许有人会觉得很难,也许有人一眼就能看出答案,我并不知道,也没有正确答案给你们。


题目是:既然现在的环境已经如此恶劣了,我们还能做点什么?




:)


结尾是,我理解读者所有表达爱的方式,不包括白食。


希望您能看到,今天我所写的是“表达爱的方式”,所以一切讨论是建立在“爱”之上的,因此,在这里所说的一切,都只是针对“全然沉默的喜欢”或是“无意的伤害”,有时候看到好的文太喜欢反而忘了点赞推荐,只是“有时候”,而我在强调的是一种“经常”。


其实只要留下一个小红心都不算是白食党,一句“很喜欢,谢谢太太,请加油”都不算是白食,都是对写手的尊重和表白。我想……如果不能为写手带来一丝慰藉,至少也不会让ta们感到落寞吧?


环境恶劣,我们头脑风暴,提出修改意见。


环境恶劣,我们尽可能的更温柔一些,彼此抱团取暖。


环境恶劣,我们等待lofter出现有力的竞争者,让它要么在竞争中进化,要么被自然淘汰。


以上。



7.15  我在追彩云吗 哈哈哈 看来下班挺闲的

7.13遇见一只马犬 好像bear啊

今天又是一只 锤头鲨

回长沙当天 去看邪不压正 用晴朗来迎接我咯 好开心 在天上看到一只奔跑的猫 云啊云!

摸鼻子这个动作 很邪帅啊 手指上还有血迹 戈洛文这张图绝了 最后一记任意球帅炸